卍幻想奇行/雜食無底/社交混號/歡迎學術交流^p^

藍旗左衽重度熱愛者/平瀾是世界的寶物
夢間集/曦孤歸秋(全員推)
刀亂狂熱/燭俱長蜂膝髭(左右固定)
IDOLISH7全員推し★
ほぼ日手帳&日翻二年生

高中在讀中

♢奎封♢ 旅のおわり

▲語匯量零分

▲奎↔封(←海/冬)修羅場注意

▲時間軸大約曦舫一學期末寒假

▲靈感來自池袋黄昏ナイトクラブ

▲劇透可能有注意

=================

奎薩爾露出了鮮少會顯露在他人面前的焦躁神情。

人類的耶誕節在歡鬧中度過後不久, 曦舫也迎來了寒假。寄住的海棠回到了魏家, 曇華也跟隨著他而去。雪白的洋館頓時安靜了不少。

雖然其他妖魔還在隨心所欲地做著自己的事。

廚房常發出食材在金屬鍋中炸裂般的巨大聲響, 一旁有人在嘬著糖漿輕笑。二樓窗台會有大量貓咪聚集的叫聲和進食的打鬧聲, 還有偶爾遊戲通關時手柄被摔到地上的聲音和歡呼聲。也會在夜裡有一些從影碟機音響系統裡發出的奇怪的水聲與若有若無的碰撞聲。

但總覺得, 還是太過安靜了。

這已經是封平瀾沒有在洋館中出現的第七天。他沒有留下紙條和口信, 大家依舊照常生活, 看起來沒有什麼異常。奎薩爾按捺住心中那份不知從何而起的複雜異樣的心情, 直到第七天。



「喝點水吧。」

接過精緻骨瓷杯後其中的水被奎薩爾一飲而下。

帶著溫熱的水如鈍刺般迅速地掠過咽喉, 乾澀的喉管被突如其來的刺激帶來一陣鈍痛, 但他似乎並不太在意。

「謝謝。」不會有多餘的詞彙, 即使是面對生死與共的夥伴也依舊保持著一樣的淡漠表情。

「不用, 等我聯繫到平瀾我會通知你。」冬犽微笑著說。

他的腦海中忽然又一次浮現起那曾經縈繞在他舌尖的一絲甘甜的氣息。像是飽滿成熟的櫻桃般的色澤, 但又是果實無法比擬的香甜。

如果能夠再一次……

像是觸碰到了禁忌的事物一般, 奎薩爾略帶惱怒地閉上了雙眼。

以一副輕浮的姿態半靠在冰櫃旁的金髮男子雙手環胸擺出一副看好戲的樣子輕笑著「呵呵呵…你看起來很在意他吶。」

一時間, 光潔的大理石地面蕩起無人察覺的暗色波瀾, 驟然掀起兩公尺高的影壁, 瞬間包裹著奎薩爾回到影遁的空間。

————————————

一回到白色公館, 封平瀾與眾人打過招呼後就直奔向三樓, 像貓咪一般躡手躡腳地的開門試探道「奎薩爾——?奎薩爾在嗎在嗎在嗎?」

略顯空曠的房內空無一人, 被單與枕頭整整齊齊地擺放著, 像是無人居住一般。

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奎薩爾沒有離開公館, 甚至就待在離他所及的範圍中。

意料之中的無人回應。

封平瀾故作沉重地轉身準備離開。

「你去哪了?」低沉的聲線從房間一角傳來, 黑色波瀾的顫動中尖銳的影子向上掀起, 當黑幕降下時空間中出現了一個人影。

「奎薩爾——!嘿嘿嘿…奎薩爾是在等我嗎, 還是說是在擔心我? 還是說兩樣都有? 唔喔喔喔喔不知道是不是只對我一人的關心呢——」

「安靜。」像是被看穿了心思一般, 奎薩爾感覺有些慍怒, 微微把頭偏向一側。

「嘿嘿…其實是海棠帶我去他的老家玩了啦。太突然了所以沒能在出發前跟你們說。」封平瀾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

「……你為什麼不接冬犽的電話?」

「海棠把我手機拿走了啦, 彆扭地說什麼那裡不太安全, 明明我都不是小孩子了。不過難得海棠那麼正經地關心我耶, 我就讓他拿走了。」像是想起來什麼一般封平瀾接著說, 「而且我每天都有給冬犽回信息喔, 就在早上和曇華吃早餐的時候。」

奎薩爾沒有說話, 只是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知道冬犽並沒有將這件事情轉告給他。

他當然也知道海棠在打什麼主意, 只是眼前這張天然呆的蠢臉本人或許一輩子也不可能察覺。

「…啊! 我還帶了禮物回來給奎薩爾喔!不知道你會不會喜歡」像是不甘極為短暫的沉默一般, 封平瀾一邊說著一邊把雙肩背包和加絨開衫外套一同脫下來, 巨大的背包把纖細的身材襯得更加瘦弱。

圓鼓的雙肩包被小心地打開, 有些物品還是散落了出來。大概是害怕占用太多時間奎薩爾說不定會不耐煩而回到影遁中, 封平瀾直接跪坐在地上, 手忙腳亂地把包內的物品一股腦翻倒而出。

奎薩爾注意到了裡面的東西, 除了旅行日常用品還看到了一些光看包裝一眼便能分辨出是帶給其他妖魔的土產。

在土產堆成的小山的最頂端有一隻黑色絲絨材質底面的方盒, 因為翻倒的緣故而正面朝下。

「啊,找到了! 這個給你。」

方盒正面的四角被打磨得圓滑光亮, 略顯冰涼的白色金屬面上雖無繁復的紋樣, 僅有較淺的哥特字體浮刻於中央, 鑲嵌其中的細碎淡色螢石分散於上。隨後,精緻的質感便連同質量一齊傳遞到了奎薩爾手中。

「我沒想到就算是海棠的老家也會有這麼酷的禮品店! 我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覺得如果奎薩爾戴上的話一定會特別特別的帥氣! 不用覺得不好收下喔, 靖嵐哥給了我很多零花錢所以如果奎薩爾喜歡的話我以後還可以買很多很多很多…」奎薩爾面前的人開始喋喋不休。

說完後封平瀾歪了歪頭,黑瞳中倒映閃爍的藤紫色流光, 似乎也在等待著面前的人的回應。

「奎薩爾不想打開它嗎?還是說……」接下去的話語還沒能說出口, 他就已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緊緊地擁入了懷中。

「嘶…」尖銳的觸覺從白皙的脖頸間傳遞進全身上下每一個神經細胞,有如電流般突如其來的痛覺讓少年微閉上了雙眼, 隨後又綻開滿足的笑魘「啊哈哈, 請問需要吸管嗎?」

短短十幾秒, 當奎薩爾意識到自己再一次做出了意料外的舉動時, 立即想要向後退開。但封平瀾卻更快一步地將環住他的雙手擁得更緊, 有如的懷抱著世間唯一的珍寶一般。

少年的力氣並不算大, 奎薩爾本該用力推開面前的身影, 並向對方投去厭棄的眼神, 只是他發現自己無法按想象中那麼進行下去。其實他沒有感到太過饑餓到無法忍耐的地步, 但身體卻比意識搶先一步做出了反應。

——————————

「平瀾, 我買了你喜歡的紅栗茶布丁, 大家都在等著你一起……」

經過封平瀾的房門外, 冬犽並沒有看見理應出現在房間中的人, 反而有注意到有細小的聲響隱約從隔屋內傳來。他猜想著封平瀾趁奎薩爾不在的時間內在房間內做了什麼失禮的舉動, 便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平瀾明明可以更加依靠我的。

冬犽推開半掩的房門, 房內的景象卻讓他眼底寒意更深, 一瞬之間赤目似乎愈發腥紅。

聽到了金屬門軸轉動的輕微聲響, 封平瀾的身體像遭到觸電一般放開了環抱住的奎薩爾, 乾笑了一聲便轉過身去。

奎薩爾冰冷的目光掃向來者之處, 對面的人恰好抬起視線, 一時四目相接。雪白色碎髮陰影下紅瞳中那一抹強烈的慍色無處遁形。

奎薩爾順著冬犽先前的視線稍稍垂下目光, 便看到了幾分鐘前無意識間滴落在石質地板上格外刺眼的零星血跡。

「是冬犽啊, 怎麼了嗎? 」一臉狀況外的封平瀾笑著詢問。

「下樓到我房間來。」冬犽的雙眼微微瞇起, 下一秒便轉身離開。

「喔喔...好的...!我馬上就會過去。」封平瀾朝著已經遠去的背影的方向誇張地揮了揮手。

封平瀾回頭, 原本角落裡站立著的那個孤高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了,同時一起消失不見的還有那隻尚未開啟的金屬方盒。

啊啊…難得還想看看奎薩爾的表情的說。封平瀾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收拾著背包下樓了。

——————————

在影道的空間中, 螢石變成了微弱的光點, 與周圍懸浮著的無數光線斷片融為一體。

如果是他的話, 看到這樣的景象應該會興奮地手舞足蹈歡呼起來吧。——奎薩爾不知為什麼腦中會突然出現著這樣的情景。

本不該對此有所期待的, 可在開啟方盒的那一刻奎薩爾還是露出了些許驚詫的神色。

淺灰色細絨毛布面上是一隻黑色的領帶夾。

邊側上有一小行為「Mme Testout」的鏤金字樣。






*說個感受

我覺得對封平瀾的語言我寫的不是封平瀾 而是 我自己(x)

寫完一看才覺得 『啊,原來我平常這麼煩人啊…大家是怎麼容忍我這麼吵的』

對不起 我好像把冬犽寫壞了。

他應該不會這樣對奎薩爾的!!!!(誠摯下跪)

被自己的劇毒毒死 |:-D

稍微借用了一下rairu樣的標題。

Mme Testout=古老薔薇名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