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幻想奇行/雜食無底/社交混號/歡迎學術交流^p^

藍旗左衽重度熱愛者/平瀾是世界的寶物
夢間集/曦孤歸秋(全員推)
刀亂狂熱/燭俱長蜂膝髭Prprpr←
IDOLISH7全員推し★
ほぼ日手帳&日翻二年生

高中在讀中

♢i7/天陸♢ 零れ落ちそうな夕焼け

窗外又是那片熟悉的火燒雲。


細碎的光點覆蓋上七瀨陸的輪廓,橘紅色柔軟的髮絲也鍍上了一層薄金。少年的雙眼失神地望向遙遠的天空,昔日如同寶石般眩目的能給人帶去無限活力的笑顏,如今也只剩下了淡漠的表情。

凝固的空氣中充斥著病院消毒藥水的氣味,緊閉的玻璃窗隔絕了夕陽的溫度和室外人造草坪上傳來的玩耍追逐的嬉鬧聲。床頭的吸入器凌亂地被丟在一旁,七瀨陸的呼吸很平靜,若不是因為長期的先天性哮喘病導致日漸蒼白細弱的身軀,沒有人會發現他與常人的相異之處。

其實這在七瀨陸尚未睜開眼瞼,而光感早已感知道外界朦朧的暖色調時,他就明了,這僅僅衹是一個夢境的開端。與溫暖的橙金色不同的是,這是一個惡夢。

一個纏繞他一生的,無論重複多少次,也永遠無法改變的『惡夢』。


「如果世間一切事物都有特定的色彩的話,我覺得陸會是夕陽的顏色喔w」。

直到現在,七瀨陸的思緒中也會浮現起若干年前的七瀨天說過的這句話。

在這個雨後的市町,天空略帶灰蒙,白色頭髮的少年與橙紅色頭髮少年並肩行走在石質小路上,瓦簷下的風鈴在涼風中發出清脆的聲響。道路兩旁堆積起來的紫陽花是一團團好看的藤色毛球,輕聲溜出玄關的貓泛著光滑油亮的的黑茶色環繞著舊洋館的圍欄長出了紅錆色鏽斑。那麼——

『天にぃ是什麼樣的顏色呢?』七瀨陸沒有問出口。他想,大抵自己不久就會找到答案的吧。

橙紅色頭髮的少年祇是默默地把被身旁的人牽住的左手握得更緊了一些隨後綻露出了一個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笑顏,說道:「真希望天にぃ能一直一直和我看夕陽啊。我們一定會...一直都在一起的吧!」

他大概已經在內心深處找到答案了吧。對七瀨陸來說,七瀨天一直都是支撐著他賣出每一步的動力來源。從膽怯的開口,到現在的被街道鄰居們給喜愛,也從一個愛哭泣的小孩子成長為了一名給人帶去活力的少年。像影子一樣跟隨在他身邊的兄長更像白日的日光,只要稍微仰起頭就能接收到那巨大的能量,閃耀得讓他睜不開雙眼——

『如果是天にぃ的話,一定是一種比陽光更眩目的色彩吧。』如果天にぃ的光芒能祗照耀我一人就好了呢。七瀨陸突然就產生了這樣有一點點小小的自私的想法。

『因為...天にぃ如果要離開的話......』,他不敢往下想,他不想知道,失去天にぃ而充滿無力感的自己會變得多麼糟糕


病院的氣味已經不會讓七瀨陸感到難受了。從小時候開始,他就討厭者這裡的一切,無論是氣息,還是聲音,還是色調。病院的一切都讓他感到無助。可是只有在這裡能夠見到他的天にぃ,或許稍微也能夠喜歡上一點這個地方吧。

「即使這裡祇是夢境...能再次見到天にぃ,我也很開心呢」

即使七瀨陸知道背對著探視窗的那個高挑的白色身影,祇是那個名為『九條天』的舞台偶像,但他還是一次又一次地用只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重複著內心的祈願,努力地想要將言語傳達到門扉的另一側的那個人的心中——

「陸一直都有在做一個好孩子喔。所以今天也能夠在電子屏幕上追逐者天にぃ的身影。天にぃ是世界上最努力最認真的人了,超帥氣的。

「陸也有好好的看天にぃ的個人節目。如果能稍微更多地一點了解天にぃ...天にぃ你會不會多在我身上停留一秒鐘時間的目光...?

「什麼『完美主義』『專業意識』之類的...。我...完全搞不懂。

「我的天にぃ曾經就在這張床邊,給我表演各種show。那是唯一能讓我開心起來的時光了。我的每一個笑容他都有好好地給予我回應。現在回想起來...那些回憶,真的都是存在的嗎。我已經,弄不明白了。

「我知道的祇是...『我的天にぃ已經永遠地拋棄我了』這樣的事實。

探視窗外的白色身影紋絲不動,高貴的氣質讓他看起來就像一片無法被塵煙浸染一般的淨白羽翼,讓人無法伸出手去觸碰。

「一個人的時候我會一不小心就陷入低沈之中,我覺得世上應該已經沒有比失去天にぃ的話,那麼就算被丟下也變得沒有那麼悲傷了吧。

「.........抱歉。我大概只是...太過懷念天にぃ了。」

七瀨陸的眼眶裡不知何時蓄滿了淚水,好像下一秒就會溢出來一樣。

病房開始變得模糊朦朧,鐵架櫃上的各種精貴醫療器具崩壞瓦解,床頭的氣管擴張器支離破碎,只有病房的銀色合金製門依舊存在於他的眼前。

——他的天にぃ還在那個地方。

「拜託了,能不能再最後一次——」橙紅髮少年喊出這句無數次夢境中向白髮少年的祈禱。

「再最後一次——陪我看一次夕陽...?」七瀨陸全身顫抖著說出這句話。


眼眶裡堆積的淚水終於盛放不下,開始大滴大滴地順著因為呼吸不暢而漲紅的臉頰滾落下來。無論怎麼擦拭也停止不住。

探視窗外已經空無一人。


七瀨陸在滿是橙紅色調的房間內醒了過來。

與往常不同的是,他沒有再大叫著天にぃ醒來,而是選擇了繼續閉上雙眼,努力地在床上平靜著自己的呼吸。

因為他知道,即使睜開雙眼也無法再在身旁看到那頭毛絨絨的白色短髮了。



(其實天にぃ祇是去煎玉子了)


*一開始是為了拉夥伴桑進i7坑而的寫的人生中第一篇同人文(雖然略be),正好碰上了他們兩的生日於是打算拿來當生賀了(沒問題???)

總之 生日快樂!!!!!

天陸最高!!♪




9/7/2017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