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幻想奇行/雜食無底/歡迎學術交流^p^

※是個理科生 所以不會畫畫也不會寫文 但是即使拙劣也還是不想停下動筆

正在與 鳴上悠 相墜戀河中
\\鑽A// 全員×沢村絕讚熱戀中
喜歡 有栖川有栖 與 火村英生.
愛染健十&殿彌勒×金城剛士
刀亂狂熱 / 燭俱 膝髭 (左右固定)
IDOLISH7全員推し★

ほぼ日手帳&日翻唱四年生

高中在讀中

[燭俱] 濃赤與木賊




※刀剣\みつくり

※耶誕節日/短打
※糖分注意




——————————————————







屈起的四指緩慢向身側關閉鐵軌木門,從料理室門上方溢出的熱騰騰白色氣團很快消耗殆盡消散入點心屋封閉的空氣中,混雜融合的花茶清香與焦烤芝士濃郁的氣息被嗅聞入肺葉中,審神殿在送別之際固執地為兩人圍上的圍巾此刻彷彿也浸潤上了膩黏甜香的氣氳。

「啊啊、很幸運呢。能夠碰上現世名為『聖誕』之日。」流淌著如蜜般金澤的單瞳充盈著過分的溫情,從青年的前上方對其投下筆直的視線。
新式壁爐的赤色星火泛起在細微可聞的燃燒聲中,殘留在肌膚的些許屋外嚴寒被吞噬得徹盡,臉頰感受到泛起了逐漸乾燥的熱度,隨後便將深黑赤邊的學嵐袖管一股腦地推卷至臂彎上部。「⋯⋯。」青年略帶不滿意味的視線掃視著這個與他風格全然不相符的休憩處。

「伽羅醬不喜歡太過苦澀的味道吧? 軟奶油霜是為你格外附加的喔,適當地攪拌一下吧。」
瑞典風濃郁生薑圓餅被搗碎,同拌有烤榛果的糖漿一同澆蓋於綿白細膩的軟奶油上,與飲品臨近一層的奶油霜在溫熱中消融。厚重的白餅塔被如同暮冬積雪般糖霜覆蓋一角,蘋果醬沿著塔層的階梯纏繞而上,湮沒在頂端晶瑩紅潤漿果陰影籠罩裡。
望著被依次擺上桌面稱得上誇張的甜點,無論是飾彩還是型號。「長谷部管理的支出很嚴格,你這樣只會變得很麻煩吧。」雖說是一年中難得的現世旅行、但為免也太過誇張了吧?如此眉間微皺起了紋路,不過這樣的想法也並沒有什麼興趣說出口。
「啊啊、沒問題。只是這種程度的話還很餘裕喔。 」纖長的指尖操縱著墨色手袋勾勒出財布的狀型以代替實物,「畢竟審神殿十分地喜愛著伽羅醬吶。」
「你也真敢說。」
「大家和審神殿心情都是相同的喔。我也一樣。」
「⋯⋯哼」



糖分攝入帶來的飽腹感逐漸充盈全身,街頭小型流行搖滾樂隊傳來的樂聲淌過落地窗一點點的鼓動著耳膜,視線不由得慵懶下來仔細地環谷這家點心店的室內裝潢。壁爐不同於其他居舍見過的裝飾用壁爐,紅赤的火光在鐵黑的柵欄後搖曳躍動,漆面已積攢了一層輕薄的灰燼,能夠聯想到御盆時日的場景。本祇可作為冰涼刀身存於世間而如今已被給予了血肉之軀,自知不可沈溺於過於安逸的時日。既使如此,也無法停止向能夠獲取溫度之處所依趨。
「伽羅醬,所謂人類啊、是一種會把信仰與關乎己身最重要的事物鏈結在一起的生物喔。纖弱渺小卻又強大的靈魂個體,構造成了糅合進萬物的世界。」漸次將準備帶回給同僚當作手信的精巧甜點悉心排列整齊、分隔開避免傷害到點心裝飾的距離後提上外帶袋,替對方攏了攏鬆散的圍巾,「走吧。現在要帶你去看未見識過的地方。」



「唔、沒想到會是這樣的高度⋯⋯」棕發青年不禁揚起視角望向面前還是第一次親眼所見的聖誕樹,發出鮮有的訝歎。
深色的枝條穿插在光與影之間,紙製的蘋果與映射著流光的糖果懸掛與尖端之上,胡桃綴飾針葉其間,點滅的燭光將在快要看不到的頂端上安傑拉潔白堅毅的翅羽熠映出黑夜無法浸染的高貴氣息。
「喔呀⋯⋯被嚇到了嗎?」青年訝異的少見神情落於虹膜底部,唇角便勾起如同平日一般從容弧度,隨後露出了然於心的神色道「這是被稱作『冷杉』的樹種喔,對於現世來說,作為這樣的景致也算是很久之前的風格了呢。」
「在十九世紀?」青年收回仰望視線道。
「欸⋯⋯是的呢。距離我們那麼遙遠的地方的事情真虧你會知道得如此詳細。」簡直就像事先做好了關於現世的功課一般。
「沒什麼⋯⋯」像是對於男人的視線感到了不自在一般、頭在木賊色的圍巾中埋得更深了一些,裝作無意地將視線移向別處,「是被貞叫幫他守著電視的時候,無意間看到的。」TV中曾傳出過的標准語聲線彷彿再次徘徊迴響於耳蝸,放送畫面給他的印象很深,像是解說的聲音即使在擁擠的聖誕商店或靜寂無人的街道景緻也會音量不減、語調維持在興奮高昂的語調而源源不斷這樣的事情,讓他覺得現世的人類或許比己身同在本丸的傢伙們更加的不可思議。傳來的繁重台詞量讓他想起了身邊的什麼人,不過他倒是意外地不會覺得太厭煩而雙手環上胸前拖著衣裙而去一人獨處。


「那個、我說⋯⋯明年——」
突兀間,淡墨細羽的鴿群揮開強勁的雙翅撲打著自兩人身側衝向散碎的星塵間,皮毛表層在蒼月照射中泛起光亮隨後便遊動著快速地溶入了夜影中。
「伽羅醬⋯⋯剛剛是想要說什麼嗎?」
「沒什麼,氣氛不太對。要走了,光忠。」佯裝一副即將要扔下身後的人而去的樣子邁開步伐,逐漸遠去的人影叩擊石板地面的響聲與遠處飄來的耶誕頌歌交雜匯聚,想著若不快點追上去的話或許真的會被拋下——啊啊、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就對他的戀慕之心無法停止的呢。


「是呢、也該到我們回去的時間了,伽羅醬。若是在現世入夜過晚而不歸的話,審神殿會擔心。」隨著話語音量由遠逐漸至近,皮革那早已讓他熟記於心的質感侵染上俱利伽羅的手心,得到默許後男人便將掌覆於其上與青年十指緊握。
棕髮青年細嘬了一口升起幾縷白霧的研磨咖啡,微不可聞地吐出了一口歎息。「今夜,也許會很難入睡。」他回過頭,視線與深藍髮絲陰影下的熔金隻瞳交匯在一齊。
「啊啊、是啊。今夜看起來要無法入眠了。」革質皮套下的長指熟練輕鬆地將髮層遮蓋中的金屬質環扣解開,收緊了手中從背後方擁緊的力量邊伏近青年凍紅的耳尖邊囁嚅道——



『那麼——今夜就在我的房間裡繼續還未傳達給我的話語吧? 我的伽羅醬。』








——————————————————

3·29燭俱日快樂🎉 能夠趕上真是太好了

希望會有人喜歡這樣沒有敘述中心的風格?如果有意見也可以跟我提!說來也很奇妙,之前我在去逛Animate的時候在刀劍專區看到燭俱兩人總是排在一起的 是偶然嗎?(笑
所以說催促一個理科生來寫文是絕對會讓人失望的 罷了罷了

如果說人類不該向著個人主義發展, 還要更多的證明自己支出全都是為了聯結這個社會的話

那我想我還是有著想做一個物理學家這樣的念頭的.

…哈哈

受到驚嚇的愛麗絲可愛到無法言喻( ´ρ`)

拉火村的手和衣角也太犯規了吧[[

昨天製作的靜畫>人<

他們在我心中的風格大概也是這樣的氛圍

抑制不住自己激動的心情(我也感覺很不明為什麼)
反正就是很想畫,然後就畫了(。

大概是201密室那裡的插曲。
不得不說火村真的很容易喝醉呢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