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幻想奇行/雜食無底/歡迎學術交流^p^

正在與 鳴上悠 相墜戀河中
\\鑽A// 全員×沢村絕讚熱戀中
喜歡 有栖川有栖 與 火村英生.
愛染健十&殿彌勒×金城剛士
刀亂狂熱 / 燭俱 膝髭 (ロック
IDOLISH7全員推し★

高中在讀

✦あいかね✦ THRIVEのある夜



✧標題✧THRIVEのある夜 


✧作者✧rinka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10290992




點我看剛士jq燒愛染瀏海




————————————————————


 


 


「我回來啦〜」


「健健歡迎回家!」


「悠太——、我回來了——」


「唔哇,健健一身酒氣,快放開我〜」


「好久沒和帝人他們回來的時間重合了,難得的機會就一起去喝了一杯」


「真好啊,我也想快點能夠喝酒吶」


「等到成年就去我推薦的店吧」


「…你們在幹嘛啊」


「啊、剛士——」


「剛親辛苦了〜」


「別堆在玄關啊,這樣會擋路吧」


「剛親也要來抱抱嗎?」


「那種惡心的事情誰會做啊!」


「明明不惡心啦,是吧健健」


「吶——悠太」


「…愛染,你醉得很厲害了吧」


「才沒有那種事」


「囉嗦,快去睡覺」


「才不要」


「不、快去睡」


「不要」


「哈?你是小孩嗎」


「剛士和我一起睡的話我就去睡」


「笨蛋,夢話等到夢裡說」


「才不是笨蛋——,不一起睡的話就睡不著,於是明天就完蛋了」


「你這傢伙啊!」


「健健這是難得的撒嬌模式呢,剛親跟他一起睡吧」


「為什麼啊!既然你這樣說的話那你去睡不就好了」


「不要嘛~健健一身酒氣,我明天還要早起」


「我也不要!」


「……唔…」


「健健?」


「悠太和剛士都討厭我…」


「欸〜沒有那種事啦〜別哭啦〜」


「哈…我只能陪著了嗎」


「真是的〜!這都是剛親的錯吧!」


「為什麼啊!」


「…唔………悠太,別搖了…」


「欸?」


「好難受……」


「欸!健健再忍耐一下!剛親、接球!」


「唔啊,話說、為什麼是我!」


「剛士…想吐………」


「哈……真是的!阿修,水和毛巾交給你了」


「好的——」


「喂愛染!別在這裡吐啊」


「不行……」


「才不是不行,給我忍耐一下。要是在這裡吐了的話就燒了你的瀏海喔」


「唔…」














「健健睡著了嗎? …話說剛親,那件衣服怎麼了? 它看起來相當長?」


「因為愛染不管是在吐的時候還是睡著的時候都抓著它不放。放過我吧」


「大人真是讓人夠受的」


「大概是被酒吞噬了就變成那種樣子了。真墮落」


「雖然愛撒嬌的小孩那樣的健健也很可愛吶」


「這種事情沒有第二次了」


「說這種話〜。下次再喝醉的話也還是會照顧他的吧?」


「下次就輪到你了」


「不要啊〜、那種時候的健健真的很麻煩吶」


「你不是說可愛嗎」


「這不一樣! 我快要去睡了喔」


「喔」


「剛親要好好地和健健睡覺喔~」


「別開玩笑了,誰會去啊」


「呼~?」


「……什麼啊」


「沒什麼〜? 晚安〜」












「喂」


「痛………怎麼了…?」


「再往那邊靠些」


「剛士…? 為什麼在我的房間裡面…」


「好了快點」


「………」


「好了,快睡覺吧」


「真的和我一起睡嗎?」


「………」


「吶剛士」


「囉嗦快睡」


「…呼呼」


「………幹嘛啊」


「剛士啊,是個會屈服於各種撒嬌的話的人吶」


「不然的話,你纏人起來很煩人吧」


「恩?」


「哈……怎樣都好,快睡覺」


「恩…晚安」


「唔」






————————————————————

這好像是從沒看過劇情的我第一次見到愛染對剛士的人文關懷?🤔

剛士偶爾會翻過去跟愛染(的前髮)親親

鳴上悠的aj偶爾也會踏在愛染的前髮上🤔

✦あいかね✦ その愛は永久に【死亡梗】

————————————————


✧標題✧その愛は永久に【死ネタ】


✧作者✧莉空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7938801






\紙巾預警//


抖M的可以看看這篇好文。


它真的很不錯(我是說原文)




(作者老師說不負觀看之後的任何責任!)




————————————————








在Bpro的舞蹈練習中,剛士突然倒下了。


這個意外事件讓在場的全員都慌亂了起來。


倫毘沙急忙呼叫了救護車,失去意識的剛士被送往倫毘沙家的醫院。




因為檢查而被叫出病房等候的悠太等人,直到醫生出來前都一直坐立不安著。


而我則同社長和剛士的雙親聯繫這件事,並去往了醫院。


在社長到達的同時醫生也出來了。


醫師陰沈的表情給我不好的預感。




診斷結果是剛士患上了醫療無法治癒的病癥。


首次發現的病情沒有病名、也沒有治療的方法,無論什麼時候會死去都不奇怪。


從社長那裡得知剛士的雙親由於工作關係而常駐海外之後,大家就解散了。












在那之後情況變得緊張了。


新聞媒體很快開始對剛士入院的原因窮追不捨。


但我們所有人都對此守口如瓶。




在我趕上探望時間段的時候便和剛士會面了。


悠太會因此特地錯開跟剛士見面的時間點,雖然有些抱歉,但真的很感激他為我們創造了戀人間的時間。














在那之後才蘇醒過來的剛士,似乎從醫生那裡直接得到了自己的病情情況。


在我們去看望他的時候他懷著歉意地跟我們說「抱歉」、也在看到我們的表情的時候笑著說「好遜」。


真是個頑強的傢伙。在那同時也很艱辛地努力著。






即使是我獨自一人去和他見面也不會吐露出絲毫的脆弱。


明明不可能對死亡不抱懷恐懼,但剛士卻對此一言不發。


倒不如說就像是、看到電視節目後評論其褒貶一般平淡。


明明稍微對我露出一些脆弱也可以的。


















「剛士…不會感到害怕嗎?」




在那之後度過了一個月。


剛士明顯地變得更加瘦削了。




「什麼?」




即使如此他的眼神中還是充盈著堅強的意志,並用直率的聲音與我交流著。




「死亡」




我聽到他吸了一口氣。


我看到了將臉上揚的剛士那直率的眼神。




「很害怕」




他繼續說了下去。




「但在那之上的是,害怕愛染身旁的那個位置會被某個人給奪走」




說著,剛士將視線轉移到了窗外的景色。


我看不到剛士的表情。




「在聽到沒有醫治的方法、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死去之後,內心意外地很快就接受了,死亡什麼的」




人類終究是會回歸土壤的生物。


雖然很害怕,但已經得到了足夠的幸福了。


剛士淡然地繼續說著。




「在我想像了一下死亡以後的事情之後、突然就變得不害怕了…。或許未來裡在你身旁站著的是我以外的什麼人、這樣的事情我也有想到」




剛士搭在被窩上的左手握緊了拳頭。




「那樣的話說不定我也會感到開心吧。在我離去之後你也能幸福地笑著那樣就好了、什麼的」




但是,實際上卻討厭那樣。


剛士的聲音已經顫抖了。


因為從我的方向看他的臉會被擋住,我不能得知他現在的表情。




「我一直相信著你的身旁會一直是我。無論你說什麼我都沒有要放手的意思。但是…這樣的貪得無厭大概是不行的吧」




我明白他是在笑著的了。




「這就是貪心的下場。還沒能與你們一起實現目標的夢想,也沒有達成與你創造無窮無盡的回憶的約定,卻就要在這裡終結了。這是我不甘心的。我恐懼著我和你的約定說不定會被某個人給奪走」




我恐懼著在你心裡我被替換走、於是我從此消逝殆盡了這樣的事情。


聽到那樣的話,我瞬間將剛士緊緊摟抱在懷裡。


得知將死的消息以來,這是剛士第一次向我吐露出脆弱的心聲。


那是與我相關聯的事情。那麼的不嚴肅、卻讓我欣喜若狂。


直到這個地方為止,我都一直被剛士深愛著。也許,離去之後這傢伙既然依舊是『金城剛士』,大概還會繼續愛著我的吧。




「不會忘記的。絕對不會。因為我身旁的位置是僅屬於剛士一人的」




是的。我沒有要將身旁的位置讓給任何人的意思。


讓我覺得站在我身旁就好的只有剛士一人,即使是悠太或者其他團員都不行。


倒不如說是因為是剛士的緣故才讓我有「希望他能夠站在我身旁」的想法。我已經全身心沈浸在剛士中而無法思考除了以他相關的任何事情了。




「……真的嗎」


「恩。真的」




在怯懦地詢問的剛士耳邊輕聲說著。


剛士的右手緩慢地抓住了我的手臂。




「吶,我可以說一句…任性的話嗎」




明明從來都沒有說過什麼任性的話⋯這麼想著我點了頭。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種必須要聽的預感。





「對我說……喜歡?」


泫然欲泣的任性的話語,絲毫不能夠被稱為任性。





「我喜歡你,剛士」


「更多地…」


「我喜歡你啊、剛士」


「喜歡、我愛你…」


「恩…我也一樣、我愛你」




直到最後剛士也什麼都沒有再說了,只是平靜地流著淚。我也一樣地流著淚。


我們大約彼此都知曉了,這會是我們之間最後的對話。


窗外,櫻花開始四散。


然後次日,病情急速惡化的剛士離去了。




























在那時候的十餘年。


Bpro已經完全步上國民偶像的正軌了。


因為THRIVE只能是僅屬於3人的THRIVE,所以在那之後便解散了團體,並在Bpro以外單獨進行活動。


那樣的SOLO活動也完全步上了正軌,悠太忙於綜藝節目,而我則是進入了俳優業界因此日程安排非常緊張。


即使如此、在每年中櫻花開始散落的那天我也都會休假。


剛士忌辰的前一天。那是我最後和剛士對話的日子。


「我愛你,剛士」


讓我將喜愛他一輩子的心情傳遞給了他的日子。


モモ說,忌辰的前一天似乎能夠將話語傳達給已故之人。


即使那是謊言亦或是慰藉都好。


而且那說不定也是真實的。


因為,當我說出告白的話之後,我的臉頰被像是在說「我也一樣」的輕風拂過。


只要我依舊是『愛染健十』這個存在,就會一直把對『金城剛士』的愛抱持下去的吧。


因為那是無法動搖的事實,令我十分幸福的事情,於是我淺淺地微笑了起來——












End.








—————————————————


(泣)(泣)(泣)


(我不想要剛士死掉,也不想學這麼難的語文)(劃掉)

我覺得..OK

✦あいかね✦ 渇く



✧標題✧渇く


✧作者✧まや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689708




我發誓,這是我見過最撩人的一隻剛士。


上課中看得我熱淚盈眶(劃掉)




————————————————


 








「剛士」


「啊?」


在從錄音室出來的歸途的士中,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一邊觸碰著手機螢屏一邊呼喚著戀人的名字。




他的耳麥聲似乎並不很大,在聽到我的呼喚後便扭過頭面向我。他將耳麥取下掛在頸上準備聆聽我說話的樣子映入了我的眼簾。


一邊無意義地來回點觸著熒屏,一邊尋找適合的語言。



「那個啊、剛士」


「什麼?」


已經進入梅雨季節數天的天空仍未降雨,行街道兩旁的木植也開始乾渴。從悠太那裡得到的雨傘還一直躺在包中。



「啊——、那個、有礦泉水嗎?」


「啊?」


「好像是忘在錄音室裏了」


「我沒帶水啊」


「這樣啊」


喉嚨感覺渴了。



「剛士」


「啊?」


還在組織語言的時候已經到達了目的地公寓,的士的門打開了。在索取了車票後我也跟隨著先前下車的剛士身後下了車。








「剛士、你待會要待在錄音室吧?」




時間餘裕的時候他時常會閉關在地下的錄音室,雖然我想著他今天應該也會如此吧於是開口詢問,但卻不由自主地朝上樓的電梯走去。




在我們乘上早已在入口處等待著的電梯後,電梯門關上了。明明平時兩人間氣氛異常沈默時我也沒有很放在心上,但現在還不足一分鐘的沈默卻讓我感覺很難耐。我來回點觸著手機上相同的那在歸途中讀過無數次的記事畫面。




到了房間的樓層,剛士一如既往地先行向前走去。取出鑰匙、將手搭在門上後緩緩朝我轉過身來。




「剛才,你說的事是什麼?如果沒有要說的意思的話我就去地下層了。如果,你想說的話,我就進房」




沒找到什麼適合說的話。還沒組織好語言的我


在門口望向了下行電梯的方向。


要是什麼都不說的話,剛士就會真的往下面走去,就算下次見面也只是錯過現在這樣的狀況罷了。能說出口的時機只有現在了。







「今天,好像是求婚之日」


「哈?」


從乾渴的喉嚨深處傳遞出來的話語。




「剛士,我想與你結婚」


「啊、你在說什麼啊?況且,在日本男性間也無法結婚吧」


「我明白。但是、即使如此」


喉嚨愈發感到乾渴,已經無法繼續說下去了。




「所以,具體的呢?」


「欸?」


「想舉辦結婚儀式之類的嗎」


「不、不是那樣,也不對、雖然說如果可以的話也想要」


「像是想要買對戒,一起佩戴嗎」


剛士的左手在我的面前落下。



他並沒有將我的話敷衍塞責,這一點從剛士聲音的温度中我就明知了。剛士思考了我那組織得不通暢的語言,給了我回應。




我握住眼前那隻伸出的手,將它靠近唇邊。



「我想擁有剛士從今往後的一切」


我親吻上了他的無名指。


「我希望和剛士之間擁有一些切實存在的東西」




「抱歉,如果是能夠眼見為實的那些東西我沒法與你做約定」


那赤紅的雙瞳正直率地與我相視。




「只是,無論是時至今日的愛染還是從今往後的愛染都是屬於我的,這點我能夠與你約定」


我從那僅會吐露真言的口中得到了被返還的約定。




「這就是我的回答」



絲毫沒有羞澀的聲線自然地流淌進了我的身心,將其全數浸潤。




———————————————————


END.


(そして、めちゃくちゃセック...)(劃掉)

✦譯✦After all this time

————————————————————

作曲 : 志倉千代丸


作詞 : 志倉千代丸






尚未成熟的情感 無法隨心所欲地將其抑制


如同深海般的長久沈默


像是無法逃離的螺旋


喜愛著你的聲音 至今也在街道中找尋著


無法忘卻的事物和不願將其忘卻的記憶在四周飄浮環繞


僅持續了一秒的初次親吻 將羞澀隱藏抱擁


在那一天我才初次明晰令人心生感動的幸福的意義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無論有多麼期望能夠相會 無奈卻無法相見


兩人的覺悟和那日的決斷


致使你朝右方離去 而我邁向了左方


抉擇出了各自應當選擇的道路


記憶飄散 在街道上閃耀


在兩人獨處的空間製造的回憶數不勝數


現在有發自心底的話語想要傳達給你


「要一直保持笑顏喔」




將頭靠近我的臂彎 安靜地入睡


獲得治癒的瞬間 為了不將你吵醒


僅僅只是凝視著你的睡顏


一同交談對電影的理解直到拂曉


微不足道的生活插曲和習以為常的每一天 到現在也是我心中無法取代之物


相遇的場所 那樣的契機


回憶起來 那是多麼令人驚訝地墜入戀河


你一直都熱衷於


我們之間互相比拼誰更喜歡對方的遊戲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明明如此相互愛戀著 時光卻無法倒流


眩目耀眼的光景 也在逐漸遠離而去


你朝右方離去 而我邁向了左方


抉擇出了各自應當選擇的道路


就連淚水也無法抑制


明明在那之後我已經稍微有些大人的樣子了


即使是這樣的我 也有想要向你傳達的話語


「接下來的日子裡、也請一直保持著笑顏」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天真無邪的雙瞳中如今倒映出的人是誰呢


「回憶」不知何時變成了「記憶」


你的正確操作手冊還仍未完成


記憶飄散 在街道上閃耀


在兩人獨處的空間製造的回憶數不勝數


現在有發自心底的話語想要傳達給你




「無論何時都要保持那個笑容喔」





——————————————————




(増長)若すぎた感情 自分勝手も 抑えきれずに


(モモ)深い海のような 長い沈黙そんな事も


(帝人)まるで抜け出せないスパイラル


(野目)キミの声が好きで 今でも街中を探してる


(暉)忘れられないもの 忘れたくない記憶が


行ったり来たり宙を舞うよ


(剛士)初めてのキス わずか1秒 恥ずかしさを


誤魔化して抱き寄せた


(悠太)感動的で 幸せの意味を


始めてあの日に知った


(健十)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合)どんなに逢いたくて それでも逢えなくて


二人の覚悟と あの日の決断


キミは右へ ボクは左へと


それぞれの道を 選んだ


(増長)記憶はあちこちで 街中に輝く


(暉)二人だけの場所 想い出 多すぎて


(竜持)だけど今なら 心から言えるよ


(北門)「いつまでも笑顔でいて」


(唯月)ボクの腕の中に 顔をあずけて 静かに眠る


(遙日)癒やされる瞬間 起きたりしないようにと


(殿)ただキミの寝顔を見つめてた


(明謙)映画の解釈を 一緒に朝まで語ったり


(kk)ささやかなエピソード 当たり前の毎日が


今ではかけがえのないもの


(北門)出会った場所 そのきっかけ


今思えば 呆れるほど恋をしてた


(竜持)互いの「好き」を 比べるゲームに


(キタコレ)いつもキミはムキになった


(竜持)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合)こんなに愛しいのに 時間は戻らない


眩しすぎる景色が 離れてゆく


キミは右へ ボクは左へと


それぞれの道を 選んだ


(剛士)溢れる涙さえ 止められないなんて


(健十)あれから少しは大人に なったのに


(悠太)こんなボクだけど 伝えたい言葉は


「(帝人)いつまでも(モモ)笑顔でいて」


(増長)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遙日)あどけない瞳に 今誰を映すの?


(明謙)「想い出」はいつか 「記憶」へと変わり


(暉)キミを正しく扱うマニュアルは


(野目)未完成のままだけど


(唯月)記憶はあちこちで 街中に輝く


(殿)二人だけの場所 想い出 多すぎて


(合)だけど今なら 心から言えるよ


「いつかまたあの笑顔で」

我最近暴躁又生氣。

就算我有達成本壘打的決意也抵擋不過清晨六時來得恰好的夏季降雨。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

✦あいかね✦ 星の降る夜

✧標題✧星の降る夜。
✧作者✧葉月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921476

我,深深地意識到了自己知識的不足。無論是中文還是日文。但是...
我會努力聽語文課的(


────────────────────




「啊!是流星!!」

從身旁傳來的聲音。

「你知道嗎?看到流星之後念三遍祈願它就會實現喔!」

流露出喜悅神情與我對話、彷彿發現了第二顆流星般小聲碎念著祈願的悠太在我身旁遙望著。


我記得這好像是BAMBI那時的事情。

我和悠太為了逃避夏日高熱而到陽台聊天・・・或者說是被悠太強行帶到這裡來的。夜晚不用擔心被曬黑所以也沒關係,於是也並排在了他旁邊。
流星流動著的夜空下是沒有參雜任何雜質的黑暗。只要一直凝視下去就像要被吸入進去一般的黑暗。我聽到悠太問「ケンケン沒有許願嗎?」


「…許願嗎」

沒什麼特別想要實現的,我對他說道。







現在,我又遙望著同那時般暗黑的夜空。

唯一不同的一點就是,剛士在我旁邊。



「啊、」


在我身邊的剛士開口是在午夜二時十七分。
———為什麼是這樣的夜晚呢,嘛,請盡情地想像吧。

「流星」
「恩?在哪裡?」

故意地將身體側向剛士那邊尋找著流星的身影。
「不是啦」
「可以吧,這又沒什麼」


距離變得比剛才還要更近了一些,所以還是不要說多餘的話比較好。我不太希望被他打。
房屋內的燈光關閉之後,就僅剩下月亮的餘暉與建築物的光亮,我們在這片晦暗中依偎在了一起。我悄悄地握緊了他那溫暖的手。雖然我已經提前做好了他因為夏季熱得難受而甩開我的手的覺悟,但剛士卻意外地將我的手緊握。他這樣的地方,我最喜歡了。

「・・・剛士向流星許願了嗎?」
「啊?根本沒可能做那種事情吧」
「你是聽誰說這些的啊」剛士撞了我一下。也是啊,對現實主義者的剛士來說這般提問全然無意義。
「・・・你」
「恩?」
「你許了願嗎?」


將手肘撐在陽台欄桿上向我這邊側過頭的剛士輕聲笑著傾聽著我的回應。
「大概算是許了願吧」
「呼、是什麼?」
「說出來就無法應驗了吧?」

我一邊說著一邊用手刮蹭著剛士的臉頰,他露出了惡作劇一般的微笑。因為那般幼氣的笑容太可愛了,我在他的額頭上輕輕地印下了親吻。
「・・・差不多該準備去睡了吧」
「・・恩」

打開了窗戶衣襟飛揚,剛士猛地拉住了我的衣服下襬。接著轉向我,安靜地親吻著我。
「Good night,sweetheart 」
喉嚨咕嘟了一聲的剛士繞過我回了房。真是敗給了那種被做掉了的感覺。



我的祈願嗎。

也是啊。


回望起那片漆黑的夜空。

左肩還稍微殘留著的剛士帶來的感覺。







─────────────




被單很冷。被褥一直被我拉到了肩膀上面。

在我先回床之後愛染卻一直沒有回來。一邊想著「他在做什麼啊」、翻了個身望向陽台的方向。

愛染獨自一人在黑暗中抬頭仰望著夜空。晦暗的光影下是愛染蒼藍的髮色。

輕吻了他之後我回到了這裡。說起我拉住愛染衣服下襬吻上去的那一瞬間,他的反應只能說是可愛了。那是fan們無法看見的他的一面。那是僅有我才會知曉的表情。莫非那傢伙在動搖嗎?思考中我開始凝視起他的背影。

如同將要被吸進夜空而消逝掉一般。

突然浮現了那種想法於是我馬上就從床上坐了起來。
「喂」
「恩?睡不著嗎?」

向這邊投來了像在說怎麼了、的那樣感到奇怪的眼神。
「快點進來啊」
「怎麼了,感到寂寞了嗎?」
愛染眯著雙眼觸碰了我的臂腕。我有些不擅長對付他那彷彿沈浸於夢幻之中的雙瞳。

「別說蠢話了。染上風寒就不好了吧」
「也是啊」

愛染一邊說著抱歉一邊進了房。脫下了披在肩上的白襯衫望向掀掉被子站在一旁的我。

「快過來、剛士」
溫柔且甘甜的聲線呼喚著我。在吐出了微小的嘆息後,我回到了招致我到他身邊的男人旁邊。
「・・・在祈禱什麼啊」
「欸?」
「剛剛,你在自言自語著願望什麼的吧」
「不是說了就算說出口也沒什麼意義嗎」
「這樣是要讓我猜嗎?」
「別」



感到沒趣地將臉埋在愛染胸前。在將我的身體緊抱住的愛染前輕聲囈語著。

「・・・你內心的祈願,說不定我能夠幫你實現不是嗎」
「欸?」
「睡吧」
「・・・真是不講理啊」
骨架寬大的手掌撫摸著我的頭髮,眼皮漸漸變得沈重了起來。我的身體在愛染傳遞過來的舒適體溫中掉入了夢境。





─────────────



突然間被戀人親吻了一下,我稍微有些愣住了。在那一瞬,視野中有一道流星閃爍而過。

腦海中思考著自己的願望,思維沈靜不下來,於是便脫口而出了不經思考的話語。
「現在還想繼續」

就連自己也被驚嚇到了。想著自己突然是怎麼了啊,邊用手摀住了嘴。

我感覺戀人在我身後說著什麼。望向他的面孔,安心感盈溢了身心。


・・・・・・這一切,一定全部都被剛士揭穿了吧。







『・・・你內心的祈願,說不定我能夠幫你實現不是嗎』


那句話語在我的腦海中循環出現。

剛士一定是知道的吧,我那僅有他能夠讓我實現的願望。


因為我心中的神靈是剛士啊。


我懷著這樣的想法笑了出來。
「晚安、剛士」
我親吻上了在臂彎中沈睡的戀人的髮絲。

下次、希望你能夠聽一聽我的祈願。

因為我的神靈很溫柔,
所以一定會說「已經在實現了」這般話語吧。





➖終わり➖
────────────────────

p5d衣裝深得我心
特別是觸手那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