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幻想奇行/雜食無底/歡迎學術交流^p^

※是個理科生 所以不會畫畫也不會寫文 但是即使拙劣也還是不想停下動筆

正在與 鳴上悠 相墜戀河中
\\鑽A// 全員×沢村絕讚熱戀中
喜歡 有栖川有栖 與 火村英生.
愛染健十&殿彌勒×金城剛士
刀亂狂熱 / 燭俱 膝髭 (左右固定)
IDOLISH7全員推し★

ほぼ日手帳&日翻唱四年生

高中在讀中

每天做功課的動力都源於他們:P
這些真的都是好遊戲 對作品有熱情的人請都一定要買來玩玩看

每當這種一無所有的時刻就會很容易開始回念過去

✦愛金·自翻譯✦ 午前6時。

✧標題✧午前6時。
✧作者✧あきゆ #pixiv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575607


僅限意譯,文中大抵會有很多翻譯語法錯誤、語彙混亂、語序雜糅。
以上、敬請注意。

————————————————————


晨間六點。



輕緩浮動濃厚的咖啡香氣。從窗戶投射進來清晨的光芒。


本應在一旁的男人不見了蹤影。
慢慢地拿起床上那隻枕頭、將它緊緊抱住。將臉埋進去之後回想起了昨夜的事情,羞恥的心情都湧了上來。
殘留有那傢伙的氣息…於是胡亂地將枕頭扔掉了。


揉著惺忪的睡眼,看到了向起居室的水壺緩緩灌注熱水的身影。
「早上好。」
「唔、好…。」

即使是仍未被喚醒的大腦也好、雙目輕闔,格外溫柔的聲線和僅面向我而綻開的笑顏。是愛染。
慢吞吞地向愛染挨近,頭上輕緩地覆蓋上了一隻寬大而溫暖的手掌。

輕輕的將頭倚靠在愛染的胸口,想著要不就這樣再睡一覺吧。
用搭在頭頂的手、從睡衣上部開始將肩部、背部到腰部附近順勢緩慢撫摸過。
將腰一口氣摟近到身前之後,將頭搭靠在我的肩膀上用細小的聲音呼喚著我的名字。
「剛士…」



在臉頰上chu地落下親吻之後,愛染便移開身軀開始製作早餐。

…太狡猾了。

即使是只能夠一直凝視愛染的背影,在那瞬間感受到了微小的幸福。


------------------------------------


一直以來,我對待愛染的態度大多冷淡又不客氣。大抵在旁人看來是覺得我厭惡著愛染的吧。
因為那傢伙總是一個勁兒地同女人交流聯絡、還一直在意自己的瀏海。雖然他對待音樂從不敷衍…擅長的歌聲也十分能夠打動人心。

這令人焦躁不已。


即使如此在清晨也能夠看到他變得坦率起來的一面。自己也有把睡迷糊當成原因而向愛染撒嬌。

想要更多的觸碰、想要摸頭…。

雖然這樣的事情說不出口、

愛染那喜形於色注視著那樣的我的溫柔目光、看起來有些開心的雙目……都是我喜愛的地方。



這樣的事情可是絕——對不會對愛染說的。

2019年單獨LIVE和1月份的動畫二期😭😭😭

期望能找比較還原原畫風一點的動畫公司來製作動畫

…感受到了身體的悲鳴

昨晚…睡前爆肝了至少八小時的P4G. 腰在痛,耳朵在痛,肩膀則是像剛被一百四十邁的紅中直球正中過一般…
我記得是因為突然出現錯誤無法保存數據我才睡的, 當時很絕望啊!!! 但是早上起來看到第一條存檔是在8.22, 但是我又不記得八十神是什麼時候開學… 恩 難道昨晚是一場夢境嗎?
雖然很想用力拍自己一板頭『你這傢伙自己進去看看不就好了!』, 但是想想我的暑假也快要結束了啊.
我覺得p4有幾個異常真實貼切的地方, 一是週六要上課, 二是主人公距離開學只剩五天才想起自己暑假作業沒寫完, 然後即使一邊大腦想著沒寫的作業還是一邊順從身體的指令瘋狂和基友們去浪…總之作業什麼的就全校一起都不要寫就好了嘛

✦愛金·自翻譯✦ 嫉妬に狂う狐(1)

✧標題✧嫉妬に狂う狐
✧作者✧りうパン #pixiv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9533429

真是心靈過於纖細的愛染啊~
僅限意譯,文中大抵會有很多翻譯語法錯誤、語彙混亂、語序雜糅。
本文大抵講述的是一個愛染因為嫉妒而對戀人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情(?)的故事。
全文分為三段,完結段18↑的情景有。
以上、敬請注意。

————————————————————



我、愛染健十正被困擾著。

因為那日發生的事件而成為的一個契機。
「愛染くん」

工作休憩時傳來了一位二十多歲左右的女性工作人員的聲音。
一直關照著我們的這些工作人員,向來都很了解我們。

「好久不見,你今天也是同樣的美麗呢」
「真是的。即使對我這麼說也是沒用的喔? 因為我已經習慣愛染的伎倆了」
「的確是這樣啊。但是、稍微有些可惜呢」

一直相處著的工作人員們大致可以分為兩個極端。
每次見面只要我一說甜言蜜語就會流露出欣喜神情的類型,和表現出一副完全聽膩了的樣子而對我敷衍了事的人。
這位職員明顯是後者類型。

「今天是和阿修君一起嗎?」
「是這樣沒錯。剛士在進行別的工作喔」

今天是和悠太一起進行工作,然後剛士有別的工作於是另有安排。
說實話,我覺得能夠跟剛士待在一起很不錯,但如果因為工作原因分開的話就無可奈何了。
然後因為悠太在和關係好的工作人員進行談話中,所以現在他不在我的旁側。
雖然一直以來都很佩服他那樣的交談能力,但只要一和他談起這個就會被說「明明健健那邊才是、跟女性工作人員都很要好不是嘛」

「啊這樣啊——、真的是很可惜」
「要找剛士有什麼事情?」
「嗯、是這樣的。因為今天他們說想要集結一些人在夜間咖啡廳聊點什麼。說是『如果是喝咖啡的話即使是未成年的金城君也能去,所以希望你能夠邀請到他』」

是要邀請剛士去那樣的地方啊。
確實、他到現在為止都未成年所以還沒參加過工作後的飲酒聚會。
但是如果是以「只是去品茶」為由而發出邀請的話,自己還是未成年這樣的藉口就無效了。
不過就算這樣,我想即使是邀請了剛士,他大概也依舊會婉言拒絕的。

「不過如果是剛士,我想他會立刻拒絕你就是了」
「是這樣啊。我也是這樣和他們說的,但是無論如何也想與金城君交好的人實在太多了」

實際上,剛士有著無論在男女人群中都很受到歡迎的性格,但他本人卻全然不知,這一點我們都很清楚。
不僅外貌非常的帥氣,並且也保持著女性很憧憬的肌肉。
從其他工作人員那裡聽到了談話於是回想起來了。
即使剛士是很強勢的類型,年上的女性卻一個勁地說他很可愛。他表現出溫柔的地方似乎在女性心中又能夠加分,也就是所謂的反差萌的東西。
從我的角度來說的話其實我對此不太感興趣,而且也沒有關注。
我在和剛士正在交往中這件事情是對工作人員保密的。
雖然說是有和悠太說過這件事了,但是為了不在其餘人面前暴露出來,我現在也照樣地同女性工作人員說著甜言蜜語。
僅僅只是當時一會兒而已,過後也不會同她們去玩樂。

「剛士意外的很受歡迎吶」
「是呀——。其實我也覺得比起愛染くん、金城くん更是我喜歡的類型」
「那還真是很無情啊——」
「唔呼呼」

我覺得、無意識中的溫柔真的是一種犯罪啊。

「嘛,他不在的話也沒辦法了呢」

她這樣一邊說著、一邊就聽見男性工作人員大聲說著「金城先生來了——」。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啊。
雖然很想和他待在一起,但現在的時機不對。
於是換好衣裝的剛士走進了攝影室。
另外,因為待會是拍攝工作,剛士就成為了大家口中的話題,看來是趕上時間了。
悠太小跑著跟到了剛士的身旁。

「剛親——!」
「喔、你們現在怎麼樣了?」
「我和健健總算是完成了拍攝的任務,現在是休息中——。說是現在要開始給照片區分和剪裁了」
「這樣啊」

一邊進行著那樣的對話一邊向我這邊投射過來了目光。

「剛士辛苦了。你那邊的工作怎麼樣了?」
「喔。儘管比想像中要早的結束了,以為可以趕上可是現在已經又要進去了」
「是呢」

有工作人員路過打招呼,剛士便向他們低頭招呼致意。
真的是全然沒有自覺吶、這傢伙。

看到對著正在同我說話的女性工作人員低下頭寒暄的剛士,會覺得「他真是正直認真啊」。
他這樣的地方也能夠給人好印象的吧。

「原本想著可能無法與金城君會面了,但是現在能夠見到真是太好了」
「不是的,是我遲到了。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啦」

原本在我身旁的女性工作人員靠到剛士身邊開始攀談了。
說實話我不太開心。
但就算知道自己是被名為嫉妒的心情所左右,也還是無可奈何地感到不快。
僅僅只是裝作沒有放在心上的樣子就已經是筋疲力盡了。

「金城くん,能夠稍微借兩步說話嗎?」
「好的・・・」

這麼說著,就拉著剛士的手臂離開了這裡。
一定是悠太也在附近的緣故。
要是悠太聽到了的話一定會說自己也想跟著去的。
但是在此之前她也沒有邀請我,看來邀請對象就只有剛士一個人吧。
嘛、不過我想他馬上也會拒絕的就是了。

「健健,又在追求剛親了嗎?」
「嘛、是這樣吧」
「剛親又帥氣、又很有人氣呢!我要不要也追求剛親呢~」
「・・・悠太?」
「開玩笑的啦!別擺出那麼恐怖的表情啦?」

這真是。就算說笑也分好的跟拙劣的吧。
知道我們在交往中的話就不要說這種話了啊、悠太。
在剛才表露出了隱藏著的感情這樣的事情是應該自我反省的。

瞄了剛士和女性工作人員那邊一眼發現距離真的很近。
就算是我覺得因為他們在竊竊私語所以沒辦法拉開距離,但那樣的距離也太近了。
剛士他是會默許她這樣的行為的。
越來越多的女性工作人員混雜進談話裡來了,雖然剛士露出了困擾的表情但也還在對付著與她們的交談。

「哈、真是沒辦法。我去幫個忙」

用誰也聽不到的聲音說著。
說實話,完全不是因為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才去幫忙的,希望他快從女性工作人員們堆裡離開這才是我的真實想法。
沒有預想到對一直以來如此被我珍重著的女性產生這種感情的日子會到來。

靠近剛士之後,從後方擁抱住了他的肩膀。

「別太欺負剛士了,這傢伙可是shy boy啊」

用同往常一樣的聲調說出了這句話。

「你在說什麼啊愛染!把我當成笨蛋嗎」
「才沒有呢?這是事實啊」
「你這人・・・」

那名女性工作人員微笑著視線在我們身上交換。
感覺是可以逃脫的氛圍了,決定就這樣將他帶走吧。

「那就這樣了。因為接下去還有攝影任務所以我把剛士帶走了喔」
「也是啊,攝影請加油!」

有別的女性工作人員笑著招呼說「謝謝啦」後就返回了。
剛才一同對話的女性工作人員跟剛士說話起來。

「那、待會見了。金城先生」
「好」

雖然說在這麼說完之後,工作人員們也各自地離開了。
但是剛才的回答有著什麼意義?
莫非他已經答應了今晚的咖啡廳邀請?

「剛士,待會見是什麼意思?」
「啊啊、就是這樣,今晚不需要晚餐了」

僅僅說完一句剛士就朝攝影師走去了。
誒?等下。不是一直都會拒絕的嗎。

「剛、剛士」
「・・・幹嘛啊」

呼喊了之後好好地停下來回過頭的剛士露出了彷彿在說到底是怎麼了那樣覺得奇怪的神情。

「那個啊,你說的今晚不需要,是跟剛才那些女性工作人員一起嗎?」
「啊啊,是這樣」
「誒,為什麼?不是一直都會拒絕的嗎」

稍微思考了下,剛士只回答了我「算是吧」。
為什麼啊,明明一口氣跟我說出理由不就好了嗎。
而且說真的,剛才那樣在女性氛圍中就很困擾的剛士要是去了那樣的地方是應付不來的吧。

「那如果我說我希望你不要去呢?剛士」
「那你為什麼非要說啊」

說完這句話之後,剛士停下來的腳步又繼續了下去。
我們是在交往中的吧?
被意想不到的發言震驚的同時,我也很火大。
「聽我的話啊」這樣的話我是不會說的。
而且就算對剛士說了他也不會明白的吧。
「但是、所以說」這種程度的說話方式也不對吧。
我們交往也快有半年時間了吧。
因為該做的事情都有在做、像戀人之間的事情也有在做。
我一邊隱藏著這份無法宣洩的感情,一邊的工作方面也漸漸熟捻了起來。

與此同時,剛士與各種各樣無論男女的工作人員招呼聲此起彼伏、身體上有接觸到的時候,我內心的感情也逐漸膨脹了起來。

————————————————————tbc.

不知道說些什麼🚬

我覺得雪子的ペルソナ很好看 心靈被震撼了

✧最喜愛的金城さん 誕生日おめでとー✧

祇有成為一個捕手、才能夠無盡地同心愛的投手視線交匯,不是麼?

所以我特喵決定不當投手了・・・轉戰捕手・・・・・(混濁目

[聽寫+翻譯]Maybe.

Maybe – Single – 12 SONGS GIFT Project

作詞: Shogo
作曲: 山下洋介
唄: 阿部敦


閉じ込めていたんだ 本当の思い
封閉住了的自己真實想法
5月の陣風に吹かれ騒めきだしてく
被五月份的陣風喧囂而過
何かを失っても 手に入れたいものに
即使錯失某些東西 另外那些我想要擁有的
巡り会ったんだ
也終將與我相遇
抗えぬ運命 人々はそう言うね
是無法抗拒的命運 人們這麼說道
狭い枠へと納めたがる
收入狹隘框架
でも僕にはもう向かえ場所がある
但是 對我來說 已有了所向之處
壁なんて 打ち破る為にあるもの
所謂的高牆 自然是為了將之打破而存在的
Maybe.
maybe
ーーーーーー
答えを探したって
找尋到了答案
見えるようなものじゃない
卻並不是有形之物
岐路に立った時 キミには何を信じますか
當佇立於歧路交叉點 你會相信著什麼呢
好きなものは好きだと 言える自分を信じよう
對能夠說出自己所喜愛的事物的自己
もっと強く
強烈地去付出相信吧

願いを掛けて 未来を見つめよう
乘上祈願 將未來找到吧
叫べは何か変わるはずさ
大聲叫喊出來絕對會將什麼改變的
一人じゃないって 今は感じられから
感受到了 現在我已不再獨行
遠くても いつの日か掴む光を
縱然依舊遙遠 在未來中束握住的光亮
Maybe.
maybe
ーーーーーー
確証などありはしないさ
沒有掌握確切證據
そう だからこそ 挑み続けてくんだ
是 所以才能夠持續挑戰下去
抗えぬ運命 それさえ越えていく
就連無法違抗的命運也要跨越而過
雲間の射す光掴んで
將從透過雲層的光芒納入手心
互いを意味をわかり合える僕らは
明知了相互意義的我們
切り拓く 新しい扉をきっと
絕對能夠開創出嶄新的門扉
Maybe.
maybe


——————————
壯醬太過強大了QQ
他是我一生的光芒
生日快樂🎉